当前位置:首页 >> 法庭内外 >> 稿件
破解“流浪母女”监护困境——《民法典》实施后全市首批为流浪失智人员子女确定监护人案
来源:上海普陀法院   2021年7月28日 21:10

WDCM上传图片

 

 

流浪的失智孕妇被救助后,身份不明,寻亲无果,生下孩子谁来抚养?孩子户口、就学难题又该如何解决?
近日,上海普陀法院开庭审理了《民法典》实施后全市首批为流浪失智人员子女确定监护人案。

 

 

WDCM上传图片

 

 

 


案 情 回 顾

 

 

 

2010年10月,一名流浪女子在街头被闵行救助站救助,后转入上海市救助管理二站(以下简称“救助二站”),入站时被发现已怀有身孕,2011年6月产下女儿刘某某。该流浪女子经诊断为待分类的精神病性障碍,后经鉴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自己女儿都无法辨认,更无能力照顾。刘某某出生后一直由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照料至今。多年来,救助二站通过登报寻亲、失踪人口数据库DNA比对、人脸识别技术等为母女二人寻亲均无果。

现刘某某已到入学年龄,但因生父母身份不明,无法办理户口登记,影响其健康成长及正常入学,无奈之下,上海市救助管理二站向普陀法院申请确认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为刘某某的监护人。

 

 

 

普陀法院经审理认为:

WDCM上传图片

被申请人刘某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需要确定监护人对其生活、学习进行照料、管理。而刘某某母亲亦为被救助对象,患有待分类的精神病性障碍症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具备监护能力。申请人通过登报寻亲、失踪人口数据库DNA比对、人脸识别技术等穷尽手段为刘某某及其母亲二人寻亲均无果。现无其他近亲属可以作为刘某某的监护人。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作为隶属上海民政局的事业单位,为收容收养孤、弃儿童的机构,具有监护资格及能力,可以作为刘某某的监护人;故指定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为刘某某的监护人。
当日,另一例为流浪失智人员子女确定监护人案也落下法槌。6岁女孩刘某同样面临母亲失智、监护缺失困境,法院指定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为刘某的监护人。
典型意义:

1.从慎从快,高效审理,避免监护权真空。立案后,未成年人与家事案件综合审判庭立即组织召开专业法官会议,确保案件慎重处理;及时排期,快速审理,当庭宣判,确保第一时间为未成年人安全、健康成长保驾护航。

2.互联互通,多方合力,深化综合化解协调机制。立案后立即进行庭前社会调查,联系上海市救助管理二站、上海市儿童福利院去了解刘某某目前的生活情况,与检察院、民政部门、法律援助律师等多方召开联席会议,寻找法律协作,反馈立案事项、文书送达、开庭排期等情况,为及时解决流浪失智人员的子女正常生活与学习等问题。引入更多社会力量形成保护未成年人工作合力,做到全方位保护妇女儿童利益。

3.贯彻儿童权益最大化原则,夯实国家监护权职责。穷尽所有手段为困境儿童寻找亲属未果后,通过法院判决确定儿童福利机构为监护人,及时填补监护人的空缺,提供妥善安置方案,解决儿童监护困境。

 

 

 

据未成年人与家事案件综合审判庭张骏晔庭长介绍,下一步,法院将深化落实与检察院、民政部门、法律援助机构等多方的联席会议机制,持续推进庭前社会调查机制,发挥此类案件处置长效机制,引入更多社会力量形成未成年人保护合力,全方位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二十八条 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
(一)配偶;
(二)父母、子女;
(三)其他近亲属;
(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第三十一条 对监护人的确定有争议的,由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指定监护人,有关当事人对指定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人;有关当事人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人。
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民政部门或者人民法院应当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在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指定监护人。
依照本条第一款规定指定监护人前,被监护人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处于无人保护状态的,由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法律规定的有关组织或者民政部门担任临时监护人。
监护人被指定后,不得擅自变更;擅自变更的,不免除被指定的监护人的责任。
第三十二条 没有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的,监护人由民政部门担任,也可以由具备履行监护职责条件的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担任。

 

 

向上滑动查看更多

 

 

 

 

 

 
中共普陀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