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工园地 >> 稿件
【社工故事】半个妈妈
来源: 上海普陀禁毒   2021年5月19日 10:25

  妈妈一词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是个全世界每天被说得最多的一个称呼,陌生的是自我5岁起,它就离我而去,再没从口中说出过这个词。未曾想,我从她的身上再次感受到了这两个字的含义……

  失爱童年

  我出生在一个再婚家庭,母亲带着一个女儿嫁给了父亲。父亲是农民,没什么文化。由于家里条件贫困,40多岁才结婚生下了我。5岁的时候,妈妈重病离世,同母异父的姐姐与父亲不和,回到了亲生父亲处,家里只留下了我跟父亲两人相依为命。父亲经常酗酒且脾气暴躁,我的童年就在过早地失去母爱及父亲的谩骂殴打下一片灰暗。别的孩子受欺负时,有妈妈温暖的怀抱抚慰和疼惜;调皮捣蛋时,有妈妈温柔的言语谆谆教导,而我,只有父亲的责骂以及周围同学的歧视,每次我只能躲在没人的角落偷偷流泪。从那时起,我就懂得但凡要不被欺负,或有想要的东西,都要靠自己去争、去抢、去夺,因为没有人懂我,更没人能帮我。

  误入毒潭

  就这样我慢慢长大了,无心学习、经常打架斗殴也让我成了学校及村里有名的坏孩子,校园之外的花花世界给我带来了强烈的精神刺激和吸引,初中没毕业的我就辍学了。青春年少,正是桀骜不驯和冲动叛逆的时候,“混社会”给我带来的不仅是所谓的热血和激情,同时也使我沾染上了毒品这个恶魔。22岁时,我就因吸毒被劳教,之后更是像被毒魔束缚缠身,无法挣脱般深陷于毒潭泥沼,连续四次被强制戒毒。好在应了句老话“祸兮福所倚”,通过这几次深刻的教训,我渐渐明白了过往的所作所为是多么荒诞和无知,并对此后悔不已。父亲也不知是否从我吸毒一事上有所醒悟,还是由于年事渐高观念转变,对待我的态度发生了彻底的变化,从漠不关心到嘘寒问暖,从一味责骂到安慰鼓励。亲人的支持给了我极大的助力,使我下定决心痛改前非。在友人的介绍下,我获得了一份正当的职业,有了稳定的收入,父子两人平平安安地渡过了几年,直到两年多前.....

  再陷深渊

  由于一次与之前“朋友”的“偶然”相遇,让我因吸毒被外区公安部门抓获。我坚持认为自己是在不知情下被诱导吸食毒品的,加之对被拘留时司法执行过程中存有疑问,导致内心无法接受即将被强戒的处置结果。我自责、我愤怒、我不甘,我内心的痛苦无处述说,如果确定被强戒,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会受到何等巨大打击,患有严重耳聋和高血压的他将在之后的两年要独自一人生活;原单位的同事和领导会怎么看我;我这几年来的努力付出和取得的成就就这么毁于一旦......每每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充满了悲伤和绝望,情绪几近崩溃。

  沐浴阳光

  没过几天,我就被认定吸毒而后羁押进了强制隔离戒毒所。此时的我,仍旧固执地认为自己在处置过程中受到了不公的对待,这次“被”吸毒我完全不知情。因此刚入所那段时间情绪非常低落、焦虑,彻夜失眠。每天都想着怎么诉讼,怎么打官司,加之又牵挂老父,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差,满心的愤怒和委屈无处宣泄。有时甚至觉得我所遭受的这些是老天对我不公,是社会对我亏欠,等我出所后我一定要做点什么要把失去的都弥补回来。

  就在此时,我意外收到了一份信件,是我的禁毒帮教社工寄来的。她在信中说,从办案民警处了解到了我的情况,知道我心中所念所想,已经几次走访了我家,实地了解情况看望了过了我父亲,也与社区居委进行了沟通,之后会有解决方案,让我在所内安心学习和生活。看到信中所述的那瞬间,我焦虑不安的心顿时平静了不少,在无助迷茫中,我仿佛找到了唯一的光,找到了方向。我立即写信,将自己的现状及顾虑悉数说明,包括父亲、朋友、单位、社区街道等等,共有七八件事情急需要解决。当信件寄出的时候,我如释重负,重重呼出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我就收到吴老师的回信了。她说已经与街道民政、社区居委沟通,协调落实了对于父亲的照顾问题;和派出所、街道司法所沟通协调,将我的法律诉求告知;单位也收到吴老师帮我转递的准备复议所需的一些材料,表示会尽力相助。信中吴老师还特意叮嘱我,不论结果如何,出所以后一定要保持自身的警醒,避免与之前的不良朋友接触,以防再次发生此次的事情等等......

  就这样,我在所内与吴老师开始了密切的联系,到后来,我甚至把每次所内的亲情电话拨打机会都用来与吴老师沟通。通过与她的联系,我知晓了疫情期间父亲得到了社区妥善的照顾,听到了吴老师手机中录下的父亲对我的关心和嘱托;了解到了原单位已委托相关专业人士帮我跟进、咨询处理法律事务。再后来,我因在所内意外摔伤导致腰部受损时,也是吴老师联系了我父亲,帮忙购买了护腰带送到强戒所,使我能更好地恢复健康。

  渐渐地,在与吴老师一次次的沟通交流中,我的心境逐渐平和下来,情绪不再激动焦虑,不再彷徨和无助。每次打电话听到她那柔和的声音,就像和风吹佛海面,像流水淌过心田,让我身处寒冬但犹如沐浴阳光,感受到了温暖和关爱,觉得自己至少不是孤立无助的,社会没有抛弃我,除了父亲外还有人想着我关心我,还有很多人愿意帮助我。或许在我内心深处,真正想要的就是那一份关爱和牵挂,以抚慰自己儿时缺失的母爱亲情。

  重温亲情

  如今,我已强戒期满出所回归家庭,重新与父亲团聚,也不再纠结执念过往,学会放下,学会宽容,放眼未来。我相信,在我戒毒的道路上,有吴老师的引导,有我父亲的陪伴,有我自己的坚持,未来一定是美好而光明的。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因为电脑操作技术的问题再次到社工站来找吴老师。结束临走之前,她送我到门口,与以往每次面谈结束时一样叮嘱我:“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或者来找我啊”。我很自然地脱口而出:“那当然了,我肯定会找你的,你不要嫌我烦就好,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半个妈妈么”。说完这话,我跟她都彼此一愣,相视一笑......

 
中共普陀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